大理一场关于爱情的伤风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3-24 04:14   6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大理一场关于爱情的伤风

  都说大理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地方,但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并不好,因为当时和我同行的糖豆正在和男友闹分手,状态差到极点。因为担心她的缘故,初到的那几日,大理于我是黑白的。

  记得那天我们住进了古城里一个非常漂亮的小院子,花木葱茏,一地阳光,客栈老板和客人悠闲地下棋,桌旁还摆着两个茶盏,满园春色。

  可是当我推开糖豆房门的那一刻,差点以为她召唤来了大理所有的黑夜:厚厚的窗帘隔绝了所有阳光,房间里几乎一片漆黑。我几乎以为她不在房间里,后来睁大眼睛仔细寻找,才把她从一室的黑夜里剥离出来:她穿着来时的黑色大衣,缩在床角,是所有黑色的中心。

  都说大理是个能够治愈伤痛的地方,都是胡扯。当一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,走到哪里都是黑夜和暴雨。

  来到大理的第三天,糖豆终于吃了这些天的第一顿饭,整个人也相对精神了一些。两人吃过早饭,漫步在古城的青石板路上,看到路的尽头有苍山白云,在明净的天空中巍然。

  我们在半山腰的桃溪谷度过了悠闲的下午。从咖啡店里向外看,可以清楚的看见洱海在城市边界上划出了一道蓝色的分界线;再近一点儿,整个大理市区、古城尽收眼底,还看到了地标一样的崇圣三塔,近的好像伸手就能触到一般;再近处,就是桃溪谷几十亩的茶树田了,虽然不是采茶的时节,但这一片郁郁葱葱延展开来,着实好看。

  我们两个人的情绪似乎都受到了好风景的影响,尽兴把这片茶园逛了个遍。在楼顶拍风景的时候,糖豆突然对我说:“也算有失有得吧。如果不是因为吵架,又怎么有机会看到这么棒的风景。”

  后来我们跑累了,各自挑了位置休息。我挑了一个位于古树下的躺椅,因为喜欢看阳光被树叶剪碎,落在我的眼睛里。

  哪知道刚坐下没多久,就听到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转头,就看到树干上趴着一只小松鼠,大约是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有些戒备,盯着我看了许久,确认我不会伤害到它,这才从树上小心翼翼的溜下来,绕过我的脚边,凑到不远处的一颗茶树上掰茶果。

 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只松鼠终于消失在茶树林里,终于开始承认,大理其实还不错。

  偌大的古城里,一家家小商店铺展开来:卖白族银饰的,卖乳扇和芒果冰的,卖衣裙和披肩的....再用手鼓店和酒吧的音乐一串,大理古城就被串成了一条珍珠项链,在月光下闪闪发光。

  明明是些很常见的东西,我和糖豆却约好了似的,逛得极为仔细。走到一家热闹的书店门口时,糖豆突然说,想给他寄明信片。于是我们俩进了书店,认真挑选了明信片,再到阁楼写信。

  我常常怀疑书店都有一种魔力,尤其是那些开在古城里的书店,里面的时间流速总是比外面要慢很多。

  当我看着糖豆趴在那里写字、看着她背后那面贴满即时贴的墙壁的时候,突然找到了答案:那些人们用心愿许成的文字,就是魔法的来源。它们或被公开,或变成秘密,最终成就了这些凝固的时光。

  也许我看到墙壁上那些字迹的时候,当事人的心情早已消逝不再,但不能否认的是,这些字在成型的那一瞬间,都承载着主人当时当刻的悲喜。

  就像糖豆认真写的那些明信片,用掉大约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间,最终也没有寄出去。它们最后被风干,化为粉末,也变成了记忆魔法。

  两个月后,我再次在大理见到了糖豆,生龙活虎的糖豆——她和男朋友和好,而且已经订婚了。至于那场由爱情引起的伤风,谁也没有再提起。

  我们常常在工作间隙去洱海公园散步,感受微风,观察飞鸟游鱼,和那艘搁浅在岸边的渔船。我们也不止一次的感慨,大理真的很美。